传统汽车会像当年的马车一样被淘汰出局么?我们跟“汽车发明者”聊了聊

摘要: 永远不要与趋势为敌。

11-09 06:20 首页 autocarweekly


文|韦青青

图|PR


130多年前,汽车出现,马车被迫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130多年后,在新能源和智能化浪潮面前,传统汽车俨然也正在面临跟当年的马车们相似的命运。


这不,先是挪威、荷兰揭竿而起,给出了2025年就将停售传统燃油汽车的激进时间表,印度旋即跟进,设定为2030年,英国、法国随后也宣布,拟把最后期限定在2040年,德国总理默克尔火上浇油称,德国禁止燃油车也只是时间问题,然后中国工信部也坐不住了,说亦已开始着手研究制定相关事宜……


一时间,寰宇一派百舸争流千帆竞的咄咄架势。


互联网大神凯文·凯利有言,永远不要与趋势为敌。然而谁能确定,什么是正确无疑的趋势呢?作为“汽车发明者”奔驰的当今掌舵人,蔡澈就不买账,他在正如火如荼的车坛盛事法兰克福车展上公开呛声说,“与其忙于禁售传统燃油车,不如进一步提升和改进。在现阶段全面禁止一种驱动方式,结果很可能适得其反。”



话音甫落,即成舆论焦点。或曰,这一保守态度,是因为不甘轻易放弃130多年的辛苦积累,甚至有论者以为,传统汽车公司们若是因此而排斥变革,难免会像当年抵制汽车的马车们一样被淘汰出局。



针对各种争议,我们跟蔡老爷子聊了聊——


ACW:您不赞同完全禁售传统内燃机汽车的表态,这几天备受各界瞩目。有人说,传统跨国车企至今还坚守传统能源,这是他们面向未来所背负的包袱,对此您怎么看?


蔡澈:我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对我们来说我们现在的核心业务仍然是内燃机车型,它的利润为我们提供了资源,让我们有能力投入到未来车型、技术及产品的研发中。


我们仍然坚守内燃车技术的发展,并不是因为它是我们熟知并擅长的领域,也并不是因为我们身处传统汽车行业中,而不去接受未来的发展。对我们来说,内燃机车型或现有产品的利润,恰恰是帮助我们建立了一个良好基础,让我们有能力去研发更加有竞争力的新能源产品。


ACW:从马车到汽车,是交通工具的质变,从传统汽车到现在的电动智能汽车,您认不认为也是一个质变?如果认为是质变,这两次变化您怎么去理解它们的意义?


蔡澈:从马车到汽车的变革,对社会影响非常深远,因为这拓展了很多人生活的边界,改变了全人类的生活方式。从传统内燃机车型到电动车,对我们的环境和社会经济也会有很大影响,但是相较当年那一变革对社会所产生的影响,今天的变革所能带来的变化实际上没有那么强烈。


或许未来当我们完全实现自动驾驶时,它对人们的影响将远大于能源替代的改变。当真正完全实现了自动驾驶,有更多的新技术及人工智能,将会引发更多变革。到那个时候,其影响才将几乎堪比131年前那次变革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影响。


ACW:德国总理默克尔前阵子谈及,从马车到传统汽车,只有一家马车公司活了下来。那么现在从传统汽车到智能互联到自动驾驶,会不会也像那一轮竞争一样,最后传统选手们都出局了呢?


蔡澈:其实类似的还有更多例子,比如从蒸汽到电气时代,包括手机的发展,很多卓越的企业在技术变革来临时都面临着被淘汰的风险。对我们而言,竞争不能小看,但是我们时刻警惕几件事。


首先,我们要确保对竞争拥有优势,因为没有任何一家保险公司能够确保我们长盛不衰。第二,注重我们的文化,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产品组合,我们对于现有传统优势的信心,以及我们能够时刻保持谦逊且愿意在新的事物中做出变化,同时愿意用开放的心态与新的企业或新的公司进行合作,与新的行业进行接洽。


英文中有一个词叫“友敌”,所以对新的竞争对手,我们也抱着一种互相学习、互相切磋的心态。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愿意改变,而且我们有时间进行改变。我相信,我本人以及我的团队,能够通过努力继续在未来保持优势。



ACW:我特别想知道,未来二三十年内结束燃油车,对传统车企来说是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真的贯彻这一计划,给企业增加的成本大概是多少?以奔驰的角度来看,如果企业要真正完成燃油车彻底退出历史,大概会在什么时间?


蔡澈:讨论汽车技术变革必须从整体环境出发,在讨论之前,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到底为什么要变革。


比如,如果是为了环保,为了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那么我们就应该讨论如何从技术上实现这一目标。实现这一目标有很多方式,并不是只有简单禁售燃油车这一种方式。事实上,在这一点上我们是非常高效的,我们既会继续投入新一代柴油技术的开发,也会发展电动车乃至其它的新能源替代产品,作为企业,我们要做的是努力生产出让客户没办法拒绝的产品,把选择权交给客户。


从一项技术走向另外一项技术,需要考量更多,比如在生产电池的时候,会释放多少二氧化碳,在循环这些电池的时候又会消耗多少能源,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相应基础设施的建设。没有人能够很具体地预期未来15到20年的事情,现在谈论燃油车什么时候彻底退出为时尚早。


ACW:尽管很多政府在大力推广,企业们也在大力跟进,但迄今为止,消费者对电动车的接受度其实还是不高。您觉得电动车消费的大幅提升会在什么时间节点?我跟很多人聊过这个话题,乐观一点的认为会在2019年,相对久一些的认为会在2023年,您怎么看?


蔡澈:目前全球电动车的客户需求仅占到不到1%的市场份额,在这样的背景下,企业的责任是先把产品做好。我们在未来几年也会推出多款电动车,我们要确保我们的电动车是客户想要的,是跟我们目前的车型一样令人振奋的,然后再去探讨如何实现客户需求的转变。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相应法律法规的要求。我们曾经说过,到2025年预期在我们的整体销量中电动车要占到15%-25%,当然这只是预测,实际怎么样还需要一步步来看。



ACW:最后我们还是谈谈车展吧。今年的法兰克福车展有很多品牌缺席,其实之前的几次国际车展也有类似情形。在移动互联和信息化时代,传统车展这一形态似乎在不可避免走向衰微,甚至已经有人喊出了“车展已死”。但我注意到奔驰这些年在车展上的投入依然很大。所以您是怎么看待车展这一形态的,未来对车展这一平台是不是依然会继续大力投入?

 

蔡澈:的确,当今社会大家获取信息越来越容易,所以我们也期待能用更多的方式给大家带来更多的体验与互动,包括在车展上。


比如这次法兰克福车展,除了展出大量产品之外,我们首次跟波士顿的一家机构合作做了一个对话的平台,me convention,邀请了数百位演讲嘉宾,他们富有先见,对未来的发展有雄心,而且能跳出常规思考,讨论一些未来出行方式及未来数字化的话题。


对于我们来说,未来还将创造更多的机会与社会各界进行互动,车展不仅是个为大家提供观赏最新车型的平台,还要更多与大家进行头脑风暴、思想碰撞,我认为这个平台可以变得更加创新。



首页 - autocarweekly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