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完人,党员楷模:李大钊

摘要: 从某种角度讲,是李大钊的完美人格促成了当时共产党的成立与发展。现在的人们太应该向他学习了。

11-09 14:37 首页 竹莲居士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竹莲居士”


        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有两位功勋卓著,举足轻重的堪称完美的人物,一个是开创期的李大钊、一个是发展期的周恩来,前者其实是后者的启蒙者、引路人或老师,因为当年周恩来在天津“南开大学”创办“觉悟社”是受到李大钊影响与指导的。当然这里的完人不是靠充当老好人,遵行“中庸之道”,不犯错误获得的,而是通过在推进社会变革的事业中展现出最无私,最纯粹,最高尚的人格品质赢得的,李大钊、周恩来毕竟首先是革命家,不可能不得罪人,也不可能不犯错误。

 

      这里重点说说李大钊。当年共产党成立的时候,一南一北各有一个领袖人物发挥了主导作用,上海的是陈独秀,北京的是李大钊。其实,从影响出来的党员数量上讲,李大钊远远多于陈独秀。李大钊是一位旗手,引领者大家前进;而陈独秀很大程度上是一位炮手,摧城拔寨,为大家的前进扫除障碍。当然,陈独秀后来犯错误了,而且是严重错误。

 

       由此说,李大钊更有资格被认作为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直至党的先驱、革命圣人。作为一个完人的李大钊在《铁肩担道义》这部电视剧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呈现。在以下四件事情上可以得到证明:

 

       李大钊是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鼓吹新文化,反对旧文化;反传统,反儒教,反文言文。按道理他应该是反对封建婚姻的典范,然而事实上,李大钊的婚姻几乎是由家长包办的,而且是“早婚”,说不准还有“娃娃亲”的性质与成分(李大钊结婚时还是个少年乃至小孩)。妻子赵纫兰,是个乡下妇女,目不识丁,而且比李大钊大8岁。不过夫妻非常恩爱,举案齐眉、几乎没有任何矛盾,李大钊对妻子表现出足够的尊重,始终如一。这一点不像胡适,在开展新文化运动的过程中对原配夫人不满,后来离婚再娶;更不像陈独秀“风流倜傥”,招花惹草乃至传说“狂窑子”,前后有四任妻子。

 

      蔡元培主政北大时,力推各种改革,其中之一就是创办“进德会”,以规范教授们的品德与作风。原因是当时的北大教授们作风坏透了,传说在八大胡同狂窑子的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国会议员;第二种就是北大等高校的教师。蔡元培想着制定一个标准,要求相当细,乃至包括不准抽烟、喝酒、吃肉。这下子,陈独秀等人不干了,因为自己做不到,向蔡元培反映,说这是按照李大钊的人格标准制定的,换句话说只有李大钊一个人符合全部要求,其他人都做不到。于是,蔡元培被迫将“进德会”的标准依次分为“三等”,要求大家根据自身条件逐次做到,起码要做到第一项,包括不嫖娼。由此可见,李大钊人格的完美,堪称是时人的楷模。

 

      正是因为如此的完美,李大钊在党的成立过程中才发挥了无人能及的作用。当时的中国“无政府主义”很流行乃至很泛滥,无数人对其趋之若鹜,乃至毛泽东青年时都信仰过,共产党成立前后自然就面临着“无政府主义”的挑战,之后还发生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早期的三大论战之一,即马克思主义与无政府主义之间的论战。当时的北大,无数青年信仰无政府主义,他们主张“不要政府,不要权威,不要师长,不要伦理”等,影响力与人数都远远超过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在《铁肩担道义》中有这样一幕:以邓中夏为首的共产党人与以何孟雄为首的无政府主义在一个大厅里辩论,邓中夏等明显得处于劣势,人数也没有后者多得多。吵得正不可开交的时候,李大钊推门而进,大厅里短暂的寂静后,青年人集体起立,向李大钊敬礼问好。李大钊走到何孟雄面前说道:“你们不用向我敬礼,也不用问好,因为你们是无政府主义者,不要师长,不要伦理,不要秩序”。就这么一说,何孟雄唰的脸就白了,长期的沉默不语。结果呢?以何孟雄为首的无政府主义者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了李大钊的追随者。何孟雄直至后来牺牲,成为早期工人运动的领袖。这就是人格的魅力,这就是美德完美的效果。反过来,假设此时进去的是哪个军阀恶棍,一定会被何孟雄等打出来,然而何孟雄对邓中夏说:“看,这样的政府、秩序能要吗?还是无政府主义对吧!”

 

        还有就是,李大钊不仅仅非常关心关爱青年人,早期的共产党人都受到他的影响。而且特别能够包容人,比如他和陈独秀之间,都知道,陈独秀这个毛病很多,乃至说有很多劣迹。但二人惺惺相惜,志同道合,李大钊对陈独秀的孤傲率性给予了尊重与包容,并在工作、活动乃至革命事业上形成了默契。有时候,一个人对他人特别是对有个性的人的包容反映着他自身的美德。

 

      作为先驱者必须要如此的完美,拥有最高尚、最无私,最纯粹的人格,才能够成就点事业。否则,冲着你这个人,事业就会衰败的。人不行了,一切都不会好的。

谢谢阅读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竹莲居士”公众号



首页 - 竹莲居士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