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洲思考录——10月14、15日微信朋友圈与群留言集锦

摘要: (摘选)我们可以因为修养的缺乏而做不到“为而不争”,何况很多情况下必须要争一争,才有“为”的空间、机会与条件;但决不能成为一个“争而不为”的人,这种人只会为自己的私利与意识偏见而“争”,但“为”不了多少乃至不做任何对社会(变革)有利的事情。

11-10 04:56 首页 竹莲居士


杨洲说说。今日与以往的不同或者说进步在于:希望没钱,所以人们只能用十块钱去解决一个问题或办一件事情;而现在有钱了,所以人们花费了一千元去解决十个问题或办十件事情。看吧!经济条件有了,果然比以往解决的问题或办理的事情多了。可是,金钱的使用效率越来越差了,也许这里也存在“边际效益递减规律”。

 

杨洲说说。对于现实的前辈师长而言,他们需要的不是好学生,更不是以后能成大才的优秀后生,而是助手、秘书乃至跑腿的或工具,以实现他们的功利或价值目的。因而有没有思想与个性不是最重要的,最为重要的是听话,随时可供驱使,思想与前辈师长保持一致,不能打破既定的流行的规则习俗。由此,欲革新学术,培养人才,必须先从废除“助理”与“秘书”特别是“跑腿的”或“工具”做起,除了“传道授业解惑”之外,前辈师长特别是导师不能使用青年人。

 

杨洲说说。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中,你(包括某些党员)可以在私下里任意批评乃至污蔑与诽谤“执政党”,在公开场合批判马克思主义早已不是新鲜事,而在公开场合乃至私底下讨论共产主义只会被人认为是“傻子”。只不过切忌一条:不要在言行上触犯任何一个党员的利益。也就是说在骨子里,领导干部们只剩下利益了,政治纪律、道德品质、精神信仰还有吗?

 

杨洲说说。我是不遭长辈们待见了(因为我不愿遵守伦理规范,不愿服从任何人),但不要以为同龄人能够喜欢我。老实说我那些朋友直至好朋友一旦有了权与钱也根本不会为我的理想与事业创造机会或条件,或者说也不会容得下我。因为彼此价值观与道德信仰乃至政治立场的差异太大,而我决不会帮助他人谋求私利,相反若是朋友们有腐败之处,一定会遭到我的批评乃至攻击。这世道没有几个人不是势利的。

 

我对于他人的期待与评判标准只是道德与真理,只要对方在道德品质与人生姿态上不错,我对他绝对可以做到“对事不对人”。我决不会用势利的态度对待任何人,在我面前,任何人不需要有钱有势而只要高尚正直积极就能赢得我的尊敬与信赖。在我这里,只有道德人格的卑贱而没有身份地位的卑微。我相信,只要对方“德才兼备”,不管眼下的处境多么艰难与贫寒,都是可以一起做事直至成就功业的。以前当村官时,我就想假设山西省首届优秀大学生村干部中有我们的二三十个同志,并做得像我那样,则“山西省就是我们的了”;乃至就目前的状态而论,虽然在功利之徒眼里我一无是处,但每天都在读书思考写作,假设有二三十朋友与我一样,完全可以创造一股新的潮流。现实需要我们做的事情很多,并不是每件事都要用功利的办法去解决。否则,他们一定是势利之徒,而非是社会栋梁。

 

杨洲说说。不要再骗我了,今天的人们根本不是在为自己的生存与生活而奋斗、打拼直至挣扎,而是在为现实社会特别是经济运行的逻辑机制规则及其价值目标而充当工具,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是生产还是消费,我们都是在被动着推着走,我们的欲望与需求被现实给利用了。当然我们从中也能捞到点东西,有的还能发财。但绝大多数只能当一辈子的工具,除非推翻这些现实的规则逻辑机制。

 

杨洲说说。人们普遍地不读书或读不进去书的原因很简单:第一,没有问题意识;第二,没有解决问题的责任、情怀与理想。两条归结起来就是: 他们对于社会与人的问题无动于衷,对于读书缺乏针对性的需要与动力。结果,即便他们读些书,也不过是以小资的情调与姿态阅读些浅薄的文学作品,就如同看韩剧一样。

 

杨洲说说。我们可以因为修养的缺乏而做不到“为而不争”,何况很多情况下必须要争一争,才有“为”的空间、机会与条件;但决不能成为一个“争而不为”的人,这种人只会为自己的私利与意识偏见而“争”,但“为”不了多少乃至不做任何对社会(变革)有利的事情。

 

杨洲说说。现代比古代能好到或进步到哪里去呢?古代被政治特别是权力支配;现代也被资本特别是金钱支配。古代的儿子世袭或继承的皇权;现代的儿子继承或世袭的是资产。凭什么不让人家继承皇权,而只允许自己继承资产?我认为,当代社会应该通过征收高额的遗产税、资产税、消费税与个人所得税来阻止“资产”特别是资本对社会的控制与继承。

 

杨洲说说。事实上,一个人光有自己的立场是不够的,还要为此有自己对社会的认识乃至理论体系,否则立场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同理,一个人光有道德信仰是不够的,还要有自己的道德哲学或价值思想,否则道德信仰是不可能持久的。由此,读书学习乃至理论研究就特别重要了。很多青年人的堕落沉沦颓废不是因为在当初缺乏立场与道德信仰,而是在后来的成长中不能通过读书学习研究培育或构筑自己的认识理论体系。

 

杨洲说说。我们的与众不同一方面体现在坚守并弘扬理想道德精神真理与正义善良高尚公平上;另一方面表现在有胆识与勇气发现问题,面对问题、揭露问题,解决问题。围绕这两点,不论是学习与研究,还是实践与工作,我们当然要讲究策论与方法,但首先的是旗帜鲜明,无所畏惧地坚持并推崇原则。否则,我们不是成功不了,而是与现实人就一样了,只会是问题弊病的制造者而不是解决者。

 

杨洲说说。谁没有几个朋友呢?一个人有没有人脉特别是有什么样的人脉,不是由其所谓“为人处世”的方法与能力决定的,而是由其人格品质、生活层次与掌握自我人生的能力视野远见特别是这些基础上要干的事情决定的。

 

杨洲说说。可以正式宣告:欲改变现实,欲促进人特别是青年人的成长发展,必须为现实与青年注入新的精神、作风、思想、信仰与气质、弘扬理想主义与正能量,增强自信,同时积极进取,发愤图强,当然前提是批判反对推翻现实中束缚与蒙蔽奴役青年人与社会的规则习俗,否则在既定的规则习俗下,人不可能有前途,青年人的心志品质只会日益退化。

 

现实中的人当然有足够理由对这种书视而不见,无动于衷,无视或感觉不到这种书的价值意义。因为他们的认识是麻木、宿命与投机的,他们认定“人都是自私的”、“不平等很正常”、“有钱是硬道理”、“资本()能创造价值”、“现实不了改变”,“富人有钱是因为人家有本事”。于是,资本还需要什么批判呢?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评价这本书时说:“本书的新颖之处在于:它摧毁了保守派最为珍视的一些错误信条。保守派坚持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靠才能就能成功的时代,富人的财富都是赚来的,也都是应得的。但皮凯蒂阐明,富人的大部分收入并非来源于他们的工作,而是来自他们已拥有的财产。我们正倒退回‘承袭制资本主义’的时代。”



首页 - 竹莲居士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