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洲思考录——10月10、11日微信朋友圈与群留言集锦

摘要: (摘选)当我的阅读量是你的几十倍乃至百倍,能从伊壁鸠鲁谈到列斐伏尔,从涂尔干谈到普雷维什,你觉得我还屑于和你一样知道鹿晗、关晓彤是谁吗?有时候人的自信就是这样确立与找回的,不要跟在别人屁股后头追逐流行的东西,对此我们没有优势。

11-10 11:50 首页 竹莲居士


 

杨洲说说。事情有因有果。人最大的问题大致有两个:缺德与无能。二者互为因果。某些人无能是因为他们缺德,进而缺少学习历练的方向与动力,长期下去人生的成长发展就停滞了。某些人缺德是因为他们无能,高尚纯粹其实是个能力素质问题,不是是个人都可以做到的,某些无能力干好事,只能干坏事或止步于现实的随波逐流状态。

 

他人在我面前讨论或提到乃至关心功利的事情使我越来越不满乃至愤怒。我想尽快将古今中外的经典名著通读几遍并掌握了(这是利己利人的事情),不要说我笨,就是聪明也不是朝夕之功啊!读完几遍都理解不了。但若有前辈或朋友能与我有思想观点的指导或交流,一定可以事半功倍,加快进程。无奈,没有谁在这方面帮助我,于是我不得不花费更多时间过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一遍又一遍地读书,对此他们又说我另类。都是些什么东西!

 

杨洲说说。社会的悲剧在于:本来勇于批判现实的人就凤毛麟角直至绝迹了,师长前辈还在责怪年轻人“批判色彩太浓以致激进”,要求大家“不要批判”。包括我到了真正的思想辩论中是很保守或者说是很稳重理性务实的,无奈在现实中还是被人扣上“偏激”的帽子。对了!不得不说,现实就是想让批判绝迹,再少也是太多。

 

杨洲说说。以前(传统社会)与现在(现代社会)有啥区别?可以这样概括:一个女人以前先是作为儿媳被婆婆欺负,成为婆婆后再欺负儿媳;现在则是先作为儿媳欺负婆婆,成了婆婆后再被儿媳欺负。男女或夫妻的关系也类似。谁说这个世界人获得解放了?传统伦理固然没了,但现代规则在束缚人上并不比以前好到哪里去。

 

杨洲说说。至少在某些特定的事情上,我永远都认为自己有“顶梁柱”的功用或能活得无可替代。但功用的发挥施展或实现需要众人合力去推动,因此我需要他人志同道合基础上的帮助支持,大家众志成城,否则以我个人的力量太难前进了,而且孤寂久了难免会枯萎颓废掉。最终损失的不仅仅是个人,还有整个理想与事业。

 

我在很多情况下越来越认为,自己时运不济,没有机会与舞台,对于成就功业与事业来说,我是有些独特条件乃至天赋的,特长与优势很明显,缺点与不足可通过团队的力量规避,最为根本的是不缺乏理想信念、人格个性、胆识魄力、视野远见、胸怀诚心与功底经验等。不妨说,针对理想与事业他人所难以想象的东西恰恰是我所具备的。当然我还欠缺修养与历练,所以才坚持读书学习,修学储能。

 

杨洲说说。当我的阅读量是你的几十倍乃至百倍,能从伊壁鸠鲁谈到列斐伏尔,从涂尔干谈到普雷维什,你觉得我还屑于和你一样知道鹿晗、关晓彤是谁吗?有时候人的自信就是这样确立与找回的,不要跟在别人屁股后头追逐流行的东西,对此我们没有优势。不如干点正事,反而能凸显自己。

 

杨洲说说。若是有人认为现在的人才是现实的学校或老师乃至家长们教育出来的,猪都会笑的。事实证明:现实的人才一方面都有“固执(执著)”的品质;另一方面都有“另类(古怪)”的形象。以致可以说,不坚定地反对并突破现实特别是现实的()教育,或者说不叛逆流行的理念与规则,没有谁可以凭借现实的精神氛围成长成才。

 

杨洲说说。其实这个世界非常需要我们这样的一种高傲:自己是现实中道德、理想、精神、正义、公平、高尚……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自己懈怠腐化了,世界就彻底没有且再也没有“真善美”的存在了。这与其说是一种高傲,不如说是一份担当。在这个人人“言必称功利”的时代,离开这种高傲或担当,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动力与理由让一个人能始终如一地去追求或守护“真善美”。

 

杨洲说说。即便我们的人生一无是处,一无所成,但只要以我们纯粹的人格与执著的坚守将理想、道德、精神、真理或公平、正义、善良、清廉、高尚的种子守护住,保留起来,传承下去。就很不容易了,若能够将它们种下,耐心热情地培育他们发芽成长就更好了。能够做到比,我们对于历史或对于子孙的贡献就胜过时代中的一切人。

 

杨洲说说。今日的年轻人当然比他们的父母过得好了,但不论是原因还是条件本身都不是来自他们自身,甚至普遍存在着“代价与负担转移”的现象,即儿女在城市的滋润生活是由乡下的父母在承担着代价与成本。于是,当他们的生活越奢侈时,他们的父母越辛劳。照此下去,当这代父母离开人世时,这个世界真正的危机与麻烦乃至弊病才会正式开始,

 

杨洲说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天赋品质去高尚,去艰难地追求理想。马克思肯定不会希望他的儿女像他那样凄惨艰难地过一生,但是假设自己的人生可以重新开始,他会义无反顾地希望还是如此,甚至更加凄惨艰难些也无妨。为什么?因为马克思深知这么做的价值意义,但他人未必有这种能力与品质。即便是自己的儿女也缺失这种能力于品质,再过得凄惨艰难就很没有必要了。

 

杨洲说说。生产力不一定是经济活动;经济不一定是财富;财富不一定是金钱。人类时刻都离不开生产力,更需要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社会的进步。但创造金钱的过程未必是代表或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有时乃至很多情况下反而是阻碍、破坏生产力发展的。今天人们比较艳羡有钱人,一大重要原因是都认定他们创造的财富乃至金钱直至经济行为都是一种生产力。错了!他们未必不是在破坏生产力。

 

在我所见的人特别是同龄人中,我还真没有发现有谁比我读的书多,仅此一项我就可以傲立群雄。当然读的书多并意味着学问才识就比他人强,但任何人都休想骗我。因为读书使我的视野非常开阔,思维还算敏捷,即便我学识不如他,但他的那几把刷子都在我的预料之内。

 

 



首页 - 竹莲居士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