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区域发展新棋局(2):扬子江城市群规划编制进行时,这些专家怎么说?

摘要: 目前《扬子江城市群发展规划》正在紧张编制中。自扬子江城市群战略提出以来,来自国家部委和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带来城市群建设前沿理论观点、有价值的发展建议和十分鲜活的经验做法。

11-11 13:21 首页 最江苏

“最江苏”导读

目前《扬子江城市群发展规划》正在紧张编制中。自扬子江城市群战略提出以来,来自国家部委和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带来很多城市群建设前沿理论观点、有价值的发展建议和十分鲜活的经验做法。


2016年,江苏省提出了建设扬子江城市群的战略举措,目前《扬子江城市群发展规划》正在紧张编制中。自扬子江城市群战略提出以来,来自国家部委和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带来很多城市群建设前沿理论观点、有价值的发展建议和十分鲜活的经验做法。


空间规划与功能区布局有机衔接


江苏省社科院原院长宋林飞认为,实施扬子江城市群战略,要强调8市联动、协同发展。不需要变动行政规划,但要打破行政区对经济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配置的隔离性。


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表示,跳出传统的以行政区划为界的城镇规模体系,从人口流入趋势入手,优化城市群空间布局。城市群既是推进城镇化的主体形态,也是参与全球竞争和分工的新兴地域单元,要更加关注人口、功能、产业之间的联系,格外重视解决人的集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 扬子江城市群要加快形成“群”效应,既要考虑已经相对紧凑的经济板块深度融合,也要合理规划一批新的发展组团。他坦言,南京经济体量居前,但城市中心度不够高、要素集散功能不够强,要着力做强南京都市圈,辐射带动江北的扬州、泰州和临近的皖南地区。


“城市群的整体效应在于城市之间分工明确但又彼此联系。”香港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林初升分析说,扬子江城市群8个城市的功能不能重叠而要形成互补,空间规划要与功能区布局有机衔接,加以有效引导。


针对南京中心城市发展建设,江苏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表示,要大力推进巨型城市区域的功能建设。他认为,南京完全可以像美东城市群、东京都市圈那样,朝着建设全球性城市的目标去努力,以更强地担当在扬子江城市群发展中率先作为,多作贡献。

 

区域协同创新与联动发展


世界城市群的发展,既有成功经验也有深刻教训,比如产业空心化、城市孤立化,特别是当城市之间的竞争大于合作时,会产生严重的负效应。因此,要把握前沿趋势,以创新思维、前瞻思维谋划扬子江城市群发展。


专家学者在2017南京市长国际咨询会上提出建设扬子江城市群的建议


“你给人家东西越多,影响力就越大。”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分析说,在越来越小的地方聚集越来越强大的生产要素,生产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对其他地区的辐射带动越来越强,这是现代经济发展的重要趋势,“各个城市要用独特性消除同质化”。


 “经济发展模式与所使用的能源形式直接相关。”《第三次工业革命》作者、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未来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在连线视频发言中表示,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利用内燃机、化石能源及相关的通讯方式建立起来的产业平台,生产效率在10年前就已达到顶峰。


 “如果继续在传统发展模式上徘徊,很难摆脱同质化的桎梏。”杰里米·里夫金认为,扬子江城市群产业基础好、开放程度高,要以超前思维深入融入新的产业革命,在塑造新优势的过程中探寻差异化发展路径。


现代化的城市群首先是经济现代化,关键是产业高端化。“江苏沿江地区上一轮开发开放集中在制造业,下一轮要突出服务业和科技文化。”王一鸣建议,可以创建扬子江自由贸易实验区。“制造业与服务业深度融合,是全球产业发展的最新趋势,也是提升制造业附加值的最重要途径。”


常州市推动产业向高端化、智能化方向发展


 “目前扬子江城市群经济规模达6万亿元,居世界第17位。‘量’已经不存在问题,重要的是“质’”。国务院参事、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表示,扬子江城市群定位应该是现代化、国际化、生态化、网状化的城市群。要把构建国家高端人才聚集区作为扬子江城市群建设的重要战略选项。”

 

跨区域开放与市场共享


在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大框架下建设扬子江城市群,如何处理与上海的关系?江苏省明确提出,建设扬子江城市群,不是另起炉灶、另搞一套,而是以一个高度协同、具有自身特色的次级城市群,更好地对接、参与、支撑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建设。这个理念得到专家们高度认同。


“扬子江城市群要与上海建立设施共联、产业共创、市场共享的机制。”王一鸣指出,城市群是城市发展到成熟阶段的高级空间组织形态,要更大程度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可以建立类似香港设计师协会、工程师协会等横向组织,“横向联系足够强大,城市群才会形成牢固纽带。仅靠政府推动,力量难以持久”。


扬子江城市群是长江经济带上发展基础最好、综合竞争力最强的地区,今后对长江中上游城市的带动作用会更大。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建议,强化与上下游之间的生态环境保护联动机制,实现跨区域、全流域治理,共同建设“绿色生态廊道”。


“建设高质量的城市群,各类软硬件都非常重要。相对而言,生态环境更重要。”RTKL国际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叶格长期关注荷兰城市群发展,他建议,城市群内部要建立生态带,让人与自然保持近距离联系。


在扬子江城市群内部,显性的行政分隔壁垒日益减少,但隐形壁垒依然存在。“应完善城市群协调机制,推动持续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经济管理文摘》杂志社社长陈海春建议,无论是市场体系的统一开放,还是公共服务的普惠均等,都需要充分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交通设施是城市群联系的基础载体,目前国家和省、市层面均在规划更加完善的交通网。对此,林初升建议,城市群的交通网规划可以更加细化,把人流与货物流、过境交通与区内交通、生产性交通与生活性交通有效区分,实现高效率的互联互通。


连接扬子江城市群的铁路路线


苏交科集团轨道研究院院长黄海明在扬子江城市群协同发展高层会议上也提到, 扬子江城市群,不能仅仅是划了一个区域,而是要实现要素很快流通。他建议,打造扬子江城市群高铁环。根据服务范围和服务对象定位的不同,将扬子江高铁环划分为三个层级,实现区域内“一小时通勤圈”。


“双核”驱动扬子江城市群发展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认为,扬子江城市群地处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北翼核心区,考虑到扬子江城市群应从整体上加强与上海的对接,扬子江城市群应规划形成“内外双核”的空间布局,即以南京为扬子江城市群的内核,将其培育成扬子江城市群的核心极,然后扬子江城市群在南京内核的带动下,整体上接受外核——上海的全方位辐射。


 成长春详细分析了南京的市情和资源禀赋。他认为,南京有五大优势:一是中心城市功能优势;二是创新资源优势;三是产业发展优势;四是交通枢纽优势;五是对外开放优势。



南京推进江北新区建设


成长春认为南京应该在扬子江城市群中找准定位:“扬子江城市群”最具经济活力的资源配置中心、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中心、对外辐射的重要门户。


也有专家表示,相比南京,苏州虽然不承担区域行政中心的功能,但经济体量大、开放程度高,在扬子江城市群中应给予突出位置。要结合城市的地理区位、实力和首位度、发展目标和前景等因素,综合加以考虑,总的方向是充分发挥辐射作用,带动多层次联动发展。


专家们期待,主观意愿与客观趋势、规划意图与发展实践有机结合,扬子江城市群未来能够实现把自然形成的“一群城市”提升为紧密联系、有机融合的“城市群”。


小编:杨妍


首页 - 最江苏 的更多文章: